人性与移情

人性与移情

——《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读后随笔

没想到我刚刚写完《斯特里克兰之罪》,下一本读的书就对“何以为人”的话题进行了讨论。

真是缘,妙不可缘。如果你不能理解我对斯特里克兰“冷漠,对他人喜怒哀乐无动于衷,对他人生死毫无介怀”这件为什么会感到愤怒和不屑,那你不如去读读《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

”他碰到过的仿生人好像都是这样:聪明绝顶,才华无双,但待人冷淡。他很不喜欢这一点。但要是没有这个特征,他也追踪不了仿生人。“

算了,这个名字太长,脑子里念着有点拗口,我还是叫它《银翼杀手》吧。

阅读体验

这本小说让我非常意外,因为它太有名了,所以我原本不对它抱有什么期望。

赛博朋克、仿生人、核战废土,我更多会想到艳丽而发紫色彩、炫酷的特效、机器人会不会统治人类的陈俗滥调;我会觉得,比起一本有张力,有人文气息的小说,商业大片好像更搭这些元素。

赛博朋克配色

但事实是我错了。

这是我读过最好的科幻小说之一:《银河系漫游指南》是幽默和想象力迸发的狂想曲;《三体》是宏大视野与细微思辨形成的复调之声;《基地》系列是壮丽而曲折的太空歌剧;而《银翼杀手》则是令人肾上腺素飙升的沉浸式舞台剧 。

译后记中这样写道:

“那些戏剧性的变化和一波又一波的情绪冲击,似真似幻此起彼伏,让读者喘不过气来,彻底沉浸在强烈的个人体验中。”

对故事的个人看法

Warning!!!以下有剧透内容:

猫

小说描述了一个核战后的废土世界,地球被放射尘笼罩,人们移居外星球,但仍有部分人在地球上居住。在外星球,人们使用仿生人作为仆人,但是时不时有仿生人杀死他们的主人潜入地球,试图伪装成人类。

我们的主角,德卡德便是抓捕/猎杀这些仿生人的赏金猎人。

赏金猎人用一种沃伊特·坎普夫测试表来区分仿生人与人类,测试的内容大约是一些涉及人类与动物的社会情境,人类会对动物受伤的情景产生一种无法避免的同情,而仿生人则缺乏这种感情。

这就是小说的第一层含义:人类之所以为人,是因为其对人类与动物有着移情能力。

但是随着故事的展开,仿生人与人类间的界限逐渐模糊,

当一只真猫被认为是电子猫时,除了智障人,没有人对其表现出恻隐之心;

基于人类的泛同情心建立起的默瑟主义宗教,被发现是好莱坞廉价摄影棚里的骗局;

赏金猎人对仿生人移情能力的缺乏更让人感到可怕,他们奉行着不可杀人的默瑟主义,但是一旦认定身边朝夕相处的同事是个仿生人便可毫无负担地对其射杀。

与此同时,

仿生人呈现一种极端的个人主义形象,没有能力理解别的生命存在,为了取乐虐杀动物,

但是在对赏金猎人的恐惧下却又开始抱团取暖,也学会了嫉妒与愤恨。

主角德卡德在追逐仿生人的路上感受到了对仿生人的同情,却迫于职责和上司的命令(以及一种我不能get到的精神驱动力),违背自己内心的认同感,击杀了在逃的仿生人,陷入一种精神崩溃的状态。

”他一直以为自己内心深处只把仿生人当成聪明的机器—-跟显意识里的想法一样。然而,跟菲尔·雷施一对比,他立即发现很大的不同。他的直觉感到自己是对的。对人造物品的移情?他问自己。只是假装有生命的物品?但鲁芭·勒夫特是那样生机勃勃,完全不像一个模拟生命。“

最后,德卡德在野外发现了一只活的蟾蜍而让自己的精神得到了解脱,但那其实是只电子蟾蜍,故事落幕。

作者给了个“移情能力是真正的活人和人形物品之间的区别”的命题,随后又对这一命题作了诸多的攻击,让人反复思考。

移情能力究竟是不是人类的本征,我无法回答。

我倒是可以说,我们不妨下个定义,拥有”移情能力“的我们统统称之为人类,反之,则称为人形生物,反正世上总有些人大家不愿意把他们当成是自己的同类。但这样似乎太简单粗暴了些。

或许我们注定要在这些难以判读对错的道德选择,在对立与碰撞之中寻找微妙的平衡。

于我而言,

废墟终将占据所有世界,有序自发地向无序发展,绝对的寂静或许会杀死我,我更愿意期待默瑟的”神迹“,在共情共感中寻求安宁。

“他觉得自己几乎要淡出现实,就像他刚关掉的电视一样,没有生气了。人必须和其他人在一起,他想,才能活下去。”

去看看这本书吧,我写得很烂,但是它写得很好。

2021/2/4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0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