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是抹香鲸?

我的网名和站名是我的自喻,也是对《银河系漫游指南》的致敬

自喻:

鲸鱼生活在大洋中,却是哺乳动物,
和人一样靠着肺呼吸,
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浮出海面,进行呼吸。

明明生长在大海之中,
却非要时常跃出海面才行。

人呢,明明生活在物质世界里,
却总是有些时候,
非得回到精神世界里恢复气力。

我是一只在生活中游了许久鲸鱼,需要浮出水面,让自己吸口气。

我并不依靠写东西来谋生。当我阅读和写作的时候,我过着是与我的主业完全无关的生活,尽管只有一小段,但我感觉非常良好,我感到那些一直盘旋在我脑中的想法逐渐汇聚在一起,慢慢变得清晰;我感觉我把视野移到了另一个方向,时而仰望乾坤大,时而俯看草木青。

我的生活常常一团糟,我常常不知为何忙碌,或许有种没有准备好长大成人的彷徨,当我离开海面时,我也离开现实生活,站在远处,匆匆一瞥,试图看清它现在是什么模样。

慢慢地,我又潜入海底,你总不能希望抹香鲸能栖息在空气中吧,带着一腔的氧气,游回我的海洋中。

如果在今天,非要让我说我写东西的目的的话,大概就是这样吧。

致敬:

《银河系漫游指南》里,在某个千钧一发之际,非概率发生器在太空中凭空产生了一条抹香鲸和一盆牵牛花,当那条抹香鲸开始思考世界的时候,它的生命就结束了。它的思考非常有意思,我是说,既有趣,又有意思,我想,它如果能继续想下去,或许也会更有意思。


《银河系漫游指南》片段——道格拉斯·亚当斯

被忽略的另一个事实是:尽管违背所有的可能性,但是一只抹香鲸确实突然间在距离一颗行星表面几英里的高度出现了。 对于一只鲸鱼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很正常的位置,所以这只可怜的无辜生物并没有多少时间建立起自己作为一只鲸鱼的身份认同,反倒建立起了自己不再是一只鲸鱼的身份认同。这样的想法从它诞生那一刻起便贯穿它整个的一生,直到它的生命结束。

“啊……发生了什么?”它想。

“嗯,先等等,我是谁?”

“有人吗?”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生活的目标是什么?”

“我问‘我是谁’时是什么意思?”

“冷静,现在试着去理解……嘿!这种感觉真有趣,是什么?这是……打哈欠,一种麻刺的感觉在我的……我的……对了,我想我最好先给东西命名,这样我才能讨论身边的这个世界,就把这个部位叫做我的胃吧。”

“太好了。喔,它变得这么强壮。嘿,我该把这种呼啸着经过我灵机一动称为头的那部分的声音叫做什么呢?或许我可以把它叫做……风!这是个好名字吗?应该算吧……或许等弄清楚它是干什么的之后我能为它想到一个更好的名字。它一定是种相当重要的东西,因为看起来这里有很多这玩意儿。嘿!这又是什么?这是……就叫做尾巴吧……是的,尾巴。嘿!我能够很灵活地摆动它,不是吗?喔!喔!感觉真爽!看上去没什么太大的用处,不过以后我会弄明白的。现在,我是不是已经建立起关于这些东西的一个连贯的体系了呢?”

“还没有。”

“没关系,嘿,这真是太让我兴奋了,有这么多东西要去寻找,有这么多东西值得期待,我简直眼花缭乱了…… ”

“这是风吗?”

“这次肯定有很多风,不是吗?”

喔!嘿!这个突然间朝着我很快地冲过来的东西是什么?非常、非常快。这么大,这么平坦,这么圆,它一定得有个听上去气派的名字,就像……嗯……哦……大地!就是它了!真是个好名字——大地!

我想知道它会和我成为朋友吗?

一声猛烈撞击后,余下的全都是寂静。

非常奇怪,当这盆牵牛花下坠时,它脑海中划过的念头居然是,哦,不,千万别再来一次了。许多人都曾经推测,如果我们能够确切地知道这盆牵牛花为什么会这么想的话,那么我们对宇宙的了解会比现在深入得多。


仔细一想,这情节还是有点恶心。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0 + 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