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旧雨伞

今天辅导员突然打电话说有个复学的同学要搬进我们宿舍,
让我赶快收拾空床位上的东西,
不得不扔掉一些旧物,
其中就有一把旧雨伞。

那是一把白色的遮阳伞,
上面印着海军条纹,
常年放在我书包底下。
后来有一天,
它的开关按钮卡死了,
再也打不开。

大学以来,我换了很多把雨伞,

一把藏青色粗骨抗风伞,挺贵的,结果上大学没多久就丢了,

一把红色雨伞,我总是觉得下雨天撑一把红雨伞很有意境,
忘记是哪个电视剧里的场景了,
一个男生对一个女生说,
【我赌下一个走过来的人撑的是一把红雨伞。】
还有《辛德勒的名单》里那个黑白画面中的红裙女孩,也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一把是老式的长柄雨伞,
银灰色的伞面,拐杖头式的伞柄,
拿着它我总觉得自己像个英国绅士。
我还有一张与它的合照。

上述的伞都不明不白地丢了,
我总是好奇,
他们之后的命运是如何。

这把白色的遮阳伞是我大学迄今为止唯一一把用到坏的雨伞,
如今要亲手把它扔进垃圾桶里,
总感觉有些过意不去。

人总是奇怪,
非要给没有思想的东西附上感情,
想象着他们有意识,
想象着他们的命运。

物总是有损毁崩坏的一天,
人大概也是,
总有谢幕的时候,
难免物伤其类。

我想或许在咒的森林里,
这些失落之物,附着着我们割裂的记忆,真的拥有了灵魂,
就像伏地魔的魂器一样。

但是毕竟,物的生命依赖于人,
可人的灵魂却非是由这些失落之物所正名的,
我在我的灵魂里为你们撒上一把盐,
谢谢你们的到来,
也谢谢你们的谢幕。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